李周

隐藏在世界的阴影处的世界

来自一颗金丹的有感而发

烟是:

关于金丹,一直是心里一个梗,前前后后讨论过很多次,却仍然有些话想记录下来,于是就有了这一篇东西。(待修)


情感上站江澄。


所以特别特别特别喜欢魏婴,接受不了任何负面评价的姑娘们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注意避雷。


接受讨论,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撕逼,有理有据,畅所欲言,精神状况稳定








【 魏无羡喃喃道:“……走了……走了……”


    恐怕是回莲花坞去偷遗体了!


他心道:“为什么没追上江澄?我吃了东西,尚且只能跑这么快,他比我更累,打击比我更大,难道还能跑得比我快?他真的是回莲花坞来了吗?可是不回来这里,他还会去哪里?不带上我,一个人去眉山?”】


【要说什么?


    说,当年我并不是因为执意要回莲花坞取回我父母的尸体才被温家抓住的


    在我们逃亡的那个镇上,你去买干粮的时候,有一队温家的修士追上来了。


    我发现得早,离开了原先坐的地方,躲在街角,没被抓住,可他们在街上巡逻,再过不久,就要撞上正在买干粮的你了


    所以我跑出来,把他们引开了。


    可是,就像当年把金丹剖给他的魏无羡不敢告诉他真相一样,如今的江澄,也没办法再说出来了。】




  从这里开始注定了两个少年的离散,也是在这里他们对彼此的情谊严丝合缝到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地步。知道结局之后,再来回味这些细节,隐藏在行文中的这些暗示,令人唏嘘。魏婴明明注意到了不妥的地方【为什么没追上江澄?我吃了东西,尚且只能跑这么快,他比我更累打击比我更大难道还能跑得比我快?】却不敢往别的方面想。如同江澄同样也注意到了不妥的地方【这座山郁郁苍苍,翠峰灵秀,山顶被云雾缭绕,确实有几分仙气。只是离世人心目中的神山,还是有些差距。看了这座山,又怀疑起来了:“这真的就是抱山散人居住的地方?”】却更愿意相信所呈现的道路中更美好的一面。


如果不是温宁说出金丹真相的时候,夹杂着太多太多复杂的东西:


【江宗主——你,你这么好强的一个人,一辈子都在和人比,可知你原本是永远也比不过他的!】


  魏婴以前经常也会调侃江澄比不过自己,但是这也仅限于他们两人之间。而这样一句话,出自外人之口,却是真正地伤人。从这里开始,便再也看不懂剖金丹真正的初衷。这要江澄怎么接受得了呢【可怜他?就因为他永远比不过魏婴?所以活该被这样施舍?】温宁没有立场讲这样的话,因为他没能见证过魏婴和江澄是怎样一路走过来的,他不了解他们之间那种纠葛,感情方面的烂账就更不用说了,他只心疼魏婴。那江澄呢?为什么他就必须承担这所有的伤害,而身边连个肯为他说话的人也没有?为什么被【金丹】一蒙蔽,大家就忘了他其实也是受害者啊,是一个连反驳都没有立场的受害者,这样公平吗?


以及之后经历难以想象命运魏婴内心世界的变化:


【他答应过江枫眠和虞夫人什么,他都牢牢记在心里:好好照顾扶持江澄】


【魏无羡愣了愣,无意识摸了摸下巴,道:“……你也用不着说对不起。就当我还江家的。”】


【就当是报答,或者是赎罪。就当从来没有得到过那颗金丹。】


  中间横亘着太多太多东西,云梦双杰早在金丹剖出魏婴身体的一刹那就回不去了。就像江澄自己不懂那般【江澄厉声道:“你最懂!你什么都强过我!天资修为,灵性心性,你们都懂,我境界低——那我是什么?!?】那他是什么?他对于魏婴是什么?他们以前那些情分对于魏婴是什么?是【报恩】?是【赎罪】?他凭什么替他决定这样的人生?【答应了江枫眠和虞夫人】?只是为了不让他死?那他江澄对于魏婴来说到底是什么?一个用来报恩的工具?一个用来赎罪的理由?还只是言而有信地完成嘱托?是啊,魏婴重生了,他找到更加想珍惜的人,所以他不在乎了。那江澄呢?因为他家破人亡,死尽亲友,最终他离之而去的江澄呢?在这场他替他选择的人生里挣扎了十三年的江澄呢?【“算了。过去的事了。都别再提了吧。”】这么容易过去吗?他在乎了十三年的东西,执念了十三年的人,就这样轻描淡写地跟他说【都过去了】,这一刀捅得真狠啊。原来在这十三年里面,他自作多情演了一场独角戏,他一直以为他有对手戏,那个人和他一样执念着这一出戏,谢幕时,才发现,人家早已是另一出戏里的角儿了,而那一出戏里却早已没有他的位置。魏婴连一个告别,一个转身都没有留给他,而他却一个人深情款款地在这一出戏里困了十三年,多么讽刺。


  魏婴选择做这件事没有错,以他的立场,以他的心性,以他的理义,这是必然的选择,只是这是个“对”的太残忍的决定,因为他本身并没有承担这个决定的能力。如同他很多次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他明明在意的不行,却欺骗自己说不在意;明明骄傲到不行,却没能为这个决定发散的负面后果找到退路;明明没有那么大的胸怀,却承担了一切致使自己的心性发生扭曲。明明没有那么容易看得开、放得下,那就不要做了那种任性的决定之后多年后又表现出一副委屈的模样。他想给江澄他本应拥有的人生,可是他给不了,因为他并不了解江澄,也正因为这份不了解,他为他一生护持的师弟选择了一段他最不想经历的人生。而魏婴他并没有办法对这个决定负起责任。


  人生是自己的,选择也是自己的,是啊【他都把金丹剖给他了,还想怎么样】可这是能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的吗?这是魏婴替江澄做的选择,可他有对这选择负起责任吗?他警告过温宁让他不要把真相说出来,可是结果如何,做过的事,从来都不是密不透风的。他曾想到的、未曾想到的后果统统应验到了江澄身上,而此时他却早已不在他的身边,江澄,这个被迫成为承受者的江澄也只能默默地选择继续背负这一切。


【这样一个争强好胜到逼近极端的人,如果得知了这件事,终其一生,都会郁郁不快,痛苦难堪,无法直视自己。他心里永远都会有一个过不去的坎,总是惦记着他是靠着别人的牺牲才能取得今日的成就。这根本不是他的修为和成就。他赢了也是输了,早就没有资格争强好胜了。】这些,江澄最不愿意经历的这些,魏婴不是都明白吗?是啊,他都明白,可是他“自私”地做了自己认为最好的选择,哪怕这“自私”是将自己奉献出去,哪怕这“自私”将带给江澄的余生多么大的折磨。


  魏婴自私地做了最无私的决定,所以大多数人就只看到了这“无私”的一面。


  江澄也只能承受,连声辩的机会也没有。小的时候,他跟在魏无羡身后,帮他闯的祸收拾烂摊子擦屁股;长大一些,他的家、他的双亲为这无可辩驳的“英雄病”买单,成了陪葬品;再大一点,他的姐姐、姐夫、甚至他的魏婴因为夷陵老祖这些身不由己、逼不得已所做的坏事全部离他而去;直至最后,他整个人生也搭了进去。




 全部细细琢磨一遍,真是一身冷汗,简直哭都哭不出来。不掺杂感情因素来看,魏无羡前世的所作所为,不管是出于何种美好的初衷,其结果全报应在了他自己以及江家身上,最显著的就是江澄身上。如果加入情感因素来考虑,简直不敢想象。


  所以,一颗金丹到底怎么抵得过江澄和江家这一辈子的苦难,我不懂,更不服。如果说【放下】【都过去了】,应该也是从江澄嘴巴里说出来才是符合逻辑的啊?


  我更不懂,为什么作者要把一段纯纯的竹马情作妖到这种地步。


  我宁愿不要那么复杂,就让我记得这个片段就好:


【“可是魏公子一直死缠烂打,说五成也好,一半一半呢。就算不成功,他废了丹也不愁没路走,可江宗主这个人不行的。如果江宗主只能做一个不上不下的普通人,他这一辈子就完了。”】


我真的是愿意相信,至少在那一刻,在那个时间点,在那段真正只有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日子里,魏婴心里装着的只有江澄,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也并不是【江氏夫妇的嘱托】不是【报恩】不是【还债】,他只是想让江澄好起来,想让江澄继续过上他应该有的人生。


只是,魏婴他也真的不了解江澄,因为在那个【他应该有的人生里】,江澄从未想过【那样的人生里面没有你,魏无羡】。


2016.05.10









评论

热度(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