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周

隐藏在世界的阴影处的世界

分飞

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我编的。随便看吧。

偏友情向。

——






与湿泞青春道别,总要怀念再拒绝。

总该要学着承认,有些题无解。

——易烊千玺 《你说》




王俊凯28岁那年去参加一个音乐颁奖礼。

他是以独立音乐创作人的身份去的,那一年他的专辑和单曲都卖的不错,因此当主办方开始颁发年度最佳男歌手的时候,所有的粉丝和大多数的同行都认为应该没什么悬念了,那个瞬间蓝色的灯牌满会场的晃,旁边甚至有人凑过来想提前和他说恭喜。

然而结果令人非常意外,最后大屏幕上出现的却是一个新人的脸。

王俊凯在周围人的唏嘘声中觉得有些乐,其实他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当晚其他奖项他拿的也不少了,最佳原创和年度单曲都是他的,而且最佳男歌手他已经断断续续的拿了好几年,今年再拿也并不合适。

于是他带头鼓掌,摄影师还非常上道的在他脸上留了特写,大屏幕上他笑的温和得体,新人上台前还专门拐过来和他握了握手并轻轻拥抱了一下。那是个十八岁的新人,还很年轻,眉眼都很稚嫩,离开前有些紧张的鞠躬说了声“谢谢俊凯前辈”。

王俊凯被他这么一喊,突然就有些愣住了。

接着他看着新人慢慢上台,在主持人的调侃下有些战战兢兢的把奖杯抱过来,最后对着话筒面对媒体同行和粉丝开始郑重的道谢。

那孩子眼睛亮亮的,嘴角弯出了很快乐的弧度,连带着还出现了两个若隐若现的小梨涡,整张脸也通红通红的就像一只苹果。

这画面看着真是莫名的熟悉。

颁奖礼之后主办方安排了晚宴,但是王俊凯觉得相当累于是直接离开了。也是万幸那次活动是在北京而不是外地,他可以回去公寓而不是酒店,毕竟这段时间他一直忙着巡回演出,现在闻见酒店套房里的床单味就下意识的都想吐。

上车后他跟助理交代了几句就靠在座椅上闭着眼睛休息,恍恍惚惚的似乎还做了个短短的梦。梦里面他回到了2014年某个音乐颁奖典礼的后台,那时候他正等着要去领取自己人生中第一个主流媒体的音乐奖项,整个人都在发懵,双脚止不住的发颤,看着后台来来去去的工作人员和行业前辈紧张的背上全是汗。

他左边站着懵懵懂懂饿着肚子的王源,右边站着面无表情一脸高冷的易烊千玺,三人孤孤单单的凑成一团,准备着即将面对的完全未知的巨大舞台,没有一个人心里有底,没有一个人还记得上台后要说些什么,甚至没有一个人很清楚的知道那个奖项究竟会给他们的人生带来多么巨大的变化。

王俊凯在梦里迷迷糊糊,很多画面都看的不够真切,只是能够大约感受到那种身临其境的紧张感,他环顾四周,企图去看清楚周围人的面部表情,结果突然就发现旁边的幺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又中分了。

他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撩他的刘海,就在指尖将要碰到发丝的时候突然就听见了什么,接着便醒了过来。

“小凯。”

前面助理已经将车靠边停下了,正在驾驶座上回头看着他。

“到家了。”


王俊凯在北京有一处公寓。

这房子买的很早了,十几岁成名不久就买的房子,当时考虑到未来应该会长期在北京发展所以买的很干脆,住了好些年他也懒得去换了。

房子挨着三环,是很高端的一处住宅区,环境很好,很多明星都在这里置办了物业。当初他的两个队友也过来看过,不过易烊千玺最后还是把房子买在了父母家周围,而王源则是选择了郊区的别墅,理由是实在不想被西皮粉传同居,王俊凯简直懒得理他。

打开家门迎面而来的便是一股凉意。

这房子许久没人来住,一点人气也没有,打开灯可以看见空荡荡的被保洁阿姨收拾的井井有条的客厅,米色沙发上深蓝色的垫子顺着摆了一排,整整齐齐的非常符合一个处女座挑剔的品味。王俊凯将门反手一关在玄关处换了鞋,接着三两步跨到沙发边仰面一倒,整个人立刻陷入了松松软软的沙发垫里。

他半闭着眼睛,轻轻的呼吸屋子里安静的几乎有些寂寥的空气,也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口袋里手机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铃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听着格外的突兀。

王俊凯皱眉掏出了手机,看着上面的短句眯了眯眼。

——恭喜啊,哥。

他看着这行字不禁勾了勾嘴角,脑海里已经模拟出对方轻快起伏的语气了。

——你最近有空吗?

王俊凯眨了眨眼睛慢慢的坐了起来,看见对方的状态还在慢慢的输入当中。

——你要最近不忙,就帮我写首歌呗



2.

王俊凯自己也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断断续续总有人来找他邀歌。

这里面有新人,有朋友,甚至还有乐坛里举足轻重的前辈,让他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他们这个团体少年成名靠的也不是词曲创作,多多少少是沾了互联网信息时代和中国少年偶像缺失的甜头,加上自身出色的偶像气质和公司花样百出的炒作手段,竟然在中国音乐市场最迷茫混沌的时候顺利出道并且一鸣惊人。

然而就像他们组合幺弟常说的,人不能飘起来,你得知道你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你得知道自己的位置是什么。所以哪怕红的如日中天,王俊凯觉得自己从来都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和他的两个队友一起诚诚恳恳的面对这个看似繁花似锦,其实残酷冰凉的娱乐圈,恨不得一日三省吾身,回想今天又学到什么,有没有踏踏实实勤勤恳恳的进步。

幸好,正所谓天道酬勤,这一路上他们都走的扎实稳当,最后把工作做的有声有色各有千秋。

王俊凯专注音乐和词曲创作,王源在主持界玩的风生水起,而易烊千玺除了如愿开了舞社,还被挖掘出出色的表演天赋,常常跟着不同的大导演出现在各类国际电影节的颁奖礼上。

这两年他塑造了不少角色,警察,匪类,落魄诗人,热血青年…他的片子王俊凯但凡有空就一定会去电影院捧个场,然后还贱嗖嗖的拍票根晒在朋友圈里。

王源看见了就会在下面嘲他。

——要脸么?我可都是包场看的。

接着易烊千玺就会在下面回一句。

——这一局源哥胜,大哥你快包场怼起来

......

最后两个哥哥回他。

——滚。

三人就这么在朋友圈里嘻嘻哈哈,偶尔会有共同的朋友跑来调侃两句,王俊凯一边看着一边捧着手机乐不可支,连带着写出的乐符都变得轻快了些。

那一次他后来还真的去影院包了个场带着工作室的小朋友去把易烊千玺的新片看了,还记得那部电影讲的是战争年代的故事,拍摄手法非常的血腥真实,王俊凯抱着一桶爆米花看着易烊千玺浑身是血狼狈的在泥水里面滚来滚去,耳边听着同事们唏嘘的议论声和惊呼声,看到激动处有人凑过来问他易烊千玺拍这个片子是不是糟了很多罪啊,王俊凯突然一颗爆米花放在嘴边就顿住了。

他不知道。

他连他什么时候拍的这个片子都不知道。

就像他记不得什么时候开始,他总会在各种大型综艺的主持人队伍里看见王源;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单曲创作大奖落在他的头上,总会有一些举足轻重的歌手开始找他邀歌。

他什么都不知道。



王俊凯给易烊千玺回了个电话。

两人简单的说了几分钟,王俊凯这才知道原来易烊千玺决定要发新专辑了,公司给了他几首歌但他都不太满意,就想着自己来王俊凯这边要一首。

他没说的太明白但王俊凯倒也懂,毕竟这小子这几年一直在拍片子很久没出歌,粉丝也一直在等着,这回肯定是想做一张非常精良的专辑出来,也能理解。

可是要给这小子写歌,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人不但要求很高,异常挑剔,而且内心充满感情,并不是一个很容易去描述的人。

王俊凯觉得易烊千玺和他认识的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一般的人都是越活越成熟,越活越沉默,可是唯独这人却像是越活越反转,在短短的十年里完成了从一个心事重重的大人向一个天真孩童的转换,王俊凯看着他的粉丝这些年里一会想当女友一会想当妈一会想当姐姐简直恨不得立马精分。

最开始他认识易老幺的时候这人话不多甚至有些木讷,采访的时候喜欢缩在后面装空气,那时候粉丝还会戏称他是“千千静听”;然而等时间长了,等他完成了自我心智的成长,某一天王俊凯突然就发现他身上发生了某种翻天覆地的变化。

第一次很清楚的意识到这个变化是在易烊千玺16岁生日会之后,那时候王俊凯正好去参加一个电影的开幕式,在后台化妆等着走红毯的时候他闲来无事,翻着翻着微博就看见了一个易老幺的采访视频。

那是易烊千玺生日会的一个会后采访,王俊凯看见他一个人面对着十几家媒体,手里话筒都拿不下了,于是胖虎蹲在一边还帮他举着几个,而他则是微笑着把话说的平静谦和,滴水不漏,偶尔还有一两句小幽默,竟把下面的记者逗得笑了起来。

王俊凯当时拿着手机陷入了短暂的迷茫,他瞅着眼前这个挺拔漂亮的少年,突然觉得这个人他好像并不认识。

这不是那个机场里面对粉丝会往他身后退一步的易烊千玺。

这不是领奖台上会很稚嫩的说“谢谢叔叔阿姨”的易烊千玺。

这不是主持人提到TMY就会内心崩溃脸色突变的易烊千玺。

……


这人到底是谁?



3.

王俊凯感觉自己自从开始写歌之后就从来没有这么纠结过。

他抱着吉他坐在工作室里一坐就是两整天,脚边全是揉成一团的稿纸,桌上得烟灰缸里塞满了烟头,四周全是外卖的空盒子。

他觉得自己已经快把自己逼疯了。

创作陷入绝境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过,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让自己很茫然失措,写什么都觉得不对,仿佛什么音乐都不能描述他印象中的一些情节。

真的特别纠结。

最后他在工作室里实在待不下去了,便出去客厅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想找点节目看,结果换着换着台,突然就翻到了王源主持的一档综艺节目。

这一年王源一直在做一个深度访谈节目,王俊凯这么忙自然是没什么时间每周守着看的,只是偶尔听经纪人聊起说节目做的很不错,有一次还给自己发过邀请来着,可惜那时候自己在国外开个唱,自然就拒了。

王俊凯顺着那档节目的访谈嘉宾名录一溜烟看下来,心说要不挑一个看看他们二源现在的主持风格,结果突然就在上面发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名字。

——易烊千玺。

???

我去,那两小子什么时候上了一个节目???

王俊凯瞪大了眼睛,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浮现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八个字,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把那一期节目点开了。

节目和他之前想象的其实不太一样。

没有正儿八经的摄影棚,也没有长沙发和背景墙,只有两个清俊帅气的年轻小伙,非常自然愉快的坐在一家街头小茶馆里——吃烤肠。

王俊凯:“……”

采访中易烊千玺盘腿坐在藤椅上,脑袋上的呆毛被风吹的一撩一撩的,对面王源拿着烤肠笑嘻嘻的看着他,两人对话很慢,说的也不多,但却让人看着怎么都不觉得尴尬。

——弟弟,你吃东西啊

——我不要,我不饿

——最近电影上了吧,你源哥专门包场看了,不错不错,表演的特别真实,特别感人,特别好

——嗯,你这个评价很中肯

易老幺说完这句话后两人突然爆笑起来,一人靠在椅背上笑的直抽抽,一人抿着嘴缩在一边浑身都在颤。

节目画面里王源啃着烤肠眯着眼睛看着他们幺弟,年近三十的天龙哥如今就像所有资深的主持人一样,全身上下都浸满了一股沉稳自信的气质,一双杏眼也不像小时候那么软软萌萌的,而是锐利有神,仿佛一眼就能看进人的心里去。

易烊千玺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缩了缩脖子,整个人窝在连帽衫里面就像一只小羊崽似的,软软的笑的梨涡浅浅,完全没有之前大荧幕上看着的硬朗模样,越看越像个小孩子。

——所以弟弟,现在去ktv还会唱以前的歌吗?

采访到中段,背景音乐突然就变成了《宠爱》,王源顺势问出这个问题,气氛掐的刚刚好。

——不会不会,那太羞耻了

易老幺连连摆手。

——要不现场走一个吧,左手右手,跳起来

——别别别,哥,这样不好

——易烊千玺,你黑历史我都留着呢,你哪来的勇气拒绝我

——我就说我不来你非要我来!你怎么不找王俊凯!

——他在美国开巡演呢,你以为我没找他?

……

……

王俊凯突然浑身一抖,心说自己选择那时候在美国开个唱真是太聪明了。

简直要爱上这么机智的自己。



节目最后王源问了一下易烊千玺接下来的工作计划,那小子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慢慢的回答了主持人。

——要出一张新专辑,大概是九月的时候,因为好几年没出专辑了,也应该给歌迷一个交代。

——然后去南美拍一个新片,这次会和一个新晋导演合作,拍一个冒险题材的片子,对身体素质要求比较高,所以最近都在健身,还挺辛苦。

——年底还要去趟非洲参加一个保护濒危动物的公益纪录片的拍摄,保护地球,人人有责。

——还有……

王俊凯靠在沙发上静静的听着,听着他们易老幺天南地北的工作计划,突然感觉心里一股酸酸的凉意涌上来,像是吃了一颗冰冰的山楂。

他还记得在他们还很小很小的时候,易烊千玺面对记者有些调侃的问题时,曾经说过这样的话。

他说:他们去哪,我就去哪。

可是如今,他自己一个人去南美,去非洲,走遍了中国的山川河流;他一个人拍片,一个人唱歌,一个人参加节目,他没有了两个哥哥的陪伴,可是他依旧把所有事情都做的很好。

骗子。

王俊凯想。

你不是说我们去哪你就去哪吗?

事实上没有我们,你还是把路走的那么稳稳当当。

他们三人成军后曾经有过很难很难的时候,那时候很多人都在嘲笑他们,嘲笑他们的音乐,嘲笑他们的舞蹈,嘲笑他们的综艺表现,给他们取难听的黑称,在他们的新闻下面冷嘲热讽……那时候易烊千玺还是个那么内敛的小孩,在镜头前面常常垂着一双眼安安静静的站着,但是王俊凯知道,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易老幺肯定都看见了。

其实他们都看见了。

不服气自然是有的,但是这个圈子就是这样,对于未成年人根本就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多关爱和宽容。于是他们只能紧紧相依,亦步亦趋的走过那一段艰难崎岖的道路,可是当他们熬过了那段日子,开始走向主流媒体,开始收获赞美和肯定,开始变得越来越成熟稳重,自信平静得时候,他们却开始离彼此越来越远。

王俊凯记不太清是从哪一年开始,他们开始接不同的综艺,演不同的电影,唱不同的单曲,他们开始越来越少的同台演出,越来越少的一起工作,越来越少的在镜头前面笑成一团,乐不可支。

可是没办法。

虽然他们也很想做一直长在一起的三胞胎三兄弟。

但是说到底,他们毕竟还是三个独立的人。



4.

王俊凯将歌准备好了,抽空给易烊千玺打了个电话。

易老幺听见了特别兴奋,在电话那头发出了像猴子叫的奇怪声音,接着说最近正好要回北京一趟,过两天就来亲自验收。

王俊凯听见他要回来忍不住就笑起来,在电话这边声音软的不像话。

“好好好,我等你,我等着你。”

易老幺回来的时候是八月,正是北京最热的时候,他飞机刚落地就直接让助理把车开到王俊凯家楼下,然后敲开了门窜进了屋连鞋都不换就想往沙发上跑。

“你给我站住!”

王俊凯竖着眉毛把人拎回玄关处把鞋换了,然后看着风尘仆仆灰头土脸的人扑在他的沙发上使劲蹭着他的浅色沙发垫子,顿时一张好看的脸几乎都快扭曲了。

“你回家洗个澡再来如何?”

“我等不及想听你的歌啊,大哥。”

他声音苏苏软软,和小时候一样又好听又干净,王俊凯嘴巴一撇,切了一声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先吃饭。”

他们那天点的外卖,点的一家附近有名的重庆小吃。

易烊千玺身为一个帝都长大的娃,其实从小就不像他两个重庆队友那样能吃辣,但是早期跟着两人在渝城走街串巷的吃东西又或多或少的沾了些喜辣的习惯,尤其是红油抄手那就更是喜欢的不得了,加上这次从国外回来许久没有吃上中餐,于是喜笑颜开的就去掰筷子。

王俊凯从小就习惯顺着他,帮他把餐盒打开顺手扭开了他爱喝的苹果汁,接着见他呼噜呼噜吃的满嘴的红油,忍不住就嘱咐他。

“少吃点,这两天不是要录歌吗?”

“没事儿。”

“你听见没?”

“再吃一口啊,哥,就一口。”

他笑的没脸没皮的,根本就不把王俊凯的警告放在心上。

王俊凯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

还是那么会撒娇。

小时候大家总爱说TFB三个人里面易老幺是最硬冷的,不哭不闹不爱说话,活脱脱的高冷总裁,而王源就不一样,总是笑的甜甜的像一盒蜜饯,似乎应该是最喜欢撒娇卖萌的一个。

可是谁能想得到,等他们越长大,情况就越反转。

易烊千玺这个人,大概也是出道太早,打小看了太多行业里面不干不净的东西于是成熟的太早,太早的明白了这个圈子的无奈和冷漠,于是就总想逼着自己尽快的成长,他在那么小的年纪就已经学会了不轻易放过自己,习惯了往自己单薄的肩膀上抗住越来越多的压力,压的他几乎时时刻刻都喘不过气来,胫骨撕扯着血肉每天都在疼。

可是某一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他哪天突然听了某句话,看了某本书,或是遇见了什么人…总之他就是想通了,于是突然就原谅了当时在他看来还不够完美的自己。

他变得随性快乐,变得越来越软萌自在,开始喜欢笑和撒娇,喜欢趴在胖虎背上笑的梨涡深陷……王俊凯一开始还以为他是变了,后来才发现他根本就不是发生了变化,他是终于长成了他最应该的那个模样。

不再是盲目的激进的前进,而是真心实意的安静的回归。

他总算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去在乎什么,不去在乎什么。

他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知道自己将来终归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王俊凯喜欢这样的幺弟。

他喜欢看他撒娇,他听见他把“哥”喊的越来越顺溜的时候心里其实也挺着急,因为他发现自己妥协的程度也随着对方撒娇的频率变得越来越没有下限。

可是另一个方面,他也发现了一个事实。

易老幺是真的长大了。

他不再是那个会把什么都憋在心里,需要王俊凯跟在身后安慰疏导的小孩了。

他总算学会了用更柔软淡定的态度去面对这个世界,而不是时时刻刻竖起满身的盔甲就像是一个随时可能要牺牲倒下的战士。

——他终于变成了一个快乐幸福的吟游诗人,走在鲜花铺满的道路上,兴致盎然的和整个世界交手。

这没什么不好的,王俊凯很为他高兴。

唯独可惜的是,他不再那么需要自己了。




他不再需要王源帮他接主持人的话,他也不需要王俊凯从机场里尖叫拥挤的粉丝群里将他拉出来,他甚至不再需要小队长一遍一遍的在他耳边诚恳的说——千玺,你有什么话要说出来,我们一起承担。




吃过了晚饭,易烊千玺催着王俊凯去拿吉他。

王俊凯无奈的看着他,转身挠挠头把人带进了工作室。

工作室里单调安静,易烊千玺盘腿坐在小沙发上,王俊凯抱着吉他坐在他面前缓缓的拨动琴弦,给他哼了一首非常舒缓动听的歌。

这个场景其实并不陌生,当年他们还在一起工作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易老幺自己编舞,王俊凯有空就到舞蹈室后面看着跟着指指点点;而王俊凯写了歌也会去找他和王源,大家一起伙同听一听,给点建议。

王俊凯一边哼着调子一边看易烊千玺微微的埋着脑袋,一双浅褐色的漂亮眸子安静的看着他指尖的细微动作,脸上带着特别柔和的表情。

那个瞬间王俊凯突然就感觉时光好像和他们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这么多年他们各自走过的那些精彩又寂寞的旅程仿佛都不存在,他们还是在十五六岁的那个时候,依旧被公司打成一个包到处合体表演,三个人唱着同一首歌,跳着同一支舞,回答着同一个主持人问出的同一个问题。

他们还是住在同一个宿舍里,门挨门的住着,早上起来时会抢厕所,晚上睡觉前会抢零食,好不容易在拍戏空隙的时候挤出时间约着出去看一场电影吃一盒周黑鸭,然后易烊千玺还有可能因为完全看不明白他的二次元电影而沉沉的睡过去。

那个时候,其实很快乐。

非常快乐。

……

王俊凯指尖一顿,喉咙突然就哽住了。

他一直以为,那些年少的时光都渐渐的消失在他忙忙碌碌的明星生涯当中了,毕竟他们都那么忙,都那么成功,都没有辜负爱他们的人所置放在他们身上的那些大大小小的期许。

他知道他们都会过的很好。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原来在分飞的道路上,他居然会如此的怀念。





音符消失在停顿的指尖,工作室里静谧下来,许久没有人说话。



好一会儿,易烊千玺埋着脑袋突然抬手擦了擦鼻子,他低着头王俊凯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歌很好。”

他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送我吧。”

“滚!”

王俊凯下意识的哑着嗓子就嚎了出来。

“你知道老子一首歌在外面标价多少吗!”

“好好好,你厉害你厉害。”

易烊千玺突然歪着身子倒在沙发上,伸手抓过一个垫子揉在怀里,同时喉咙里发出软软的声音。

“哥,就给我吧。”

王俊凯无奈的看着他吸了吸鼻子,咧着嘴巴笑的眼圈发红,脚丫子还很不安分的在沙发上敲打了几下。

……

……

完蛋了。

他大哥想。


他大概又要妥协了。



5.

一个月之后,易烊千玺新专辑如期面市。

专辑主打是一首王氏抒情慢歌。


作曲人是王俊凯。

演唱者是易烊千玺。



—全文完—



后记:

我每天都会在网路上看见有人在祈求组合解散。

其实我想说,他们早晚都会散的。

真的不用着急。

真正需要珍惜的其实是他们现在的每一次同台。


我还是相信,你们终有一天会怀念的。





评论

热度(1761)

  1. 眠鳥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转载了此文字
    平淡深刻
  2. 133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转载了此文字
  3. 最爱的口味说好的高冷总裁呢 转载了此文字
    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