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周

隐藏在世界的阴影处的世界

灯火阑珊处 【终】

lotus_Zaki:

------生子,不喜勿入。加亮加粗。






------昨天晚上我就发了,封到我刚下班,所以我重新弄了一下,很长一段字放在链接里,别期待,没开车 = =






-------终于迎来了大结局,16000+,建议你们还是先洗个澡在床上看吧。。实在是有点长 = = 






-------烊烊的熟悉的味道真的是绝世小仙女儿,唉。。小漂亮到不行。




 


Previously on 灯火阑珊处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听完了一个无聊的会,王俊凯又跟着父亲紧接着去了晚宴,周围陌生的人群,金碧辉煌的酒店装潢,一切的一切都让王俊凯昏昏欲睡,直到他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一闪而过,王俊凯睁大双眼在一个刹那拉住了那个人的胳膊猛地拉回,想再一次看清楚那一对梨涡,脱口而出:“千玺!”




--------不是千玺。




只是眼前这个人也有着同样温暖的梨涡,上翘的眼角,明明和千玺长得有六分相像,他却多了一份柔美妩媚,是个omega,这样一看千玺和他就截然不同了,千玺的脸更英气一点,气质也干净寡淡,像只人畜无害的小绵羊,而眼前这个人带着omega天生的魅惑吸引,一颦一笑都揉杂了太多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妖魔鬼怪,王俊凯还真看不清楚。




“王总,久仰久仰。”王俊凯生硬地伸出手,他本可以道个歉直接走人,但是多看那样的面容,那样的梨涡一眼,就好像可以解了千年的饥渴,尤其在这一刻,这张脸,王俊凯甚是想念。




“你好……”


“王总这样看我,莫非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不是,”王俊凯赶忙偏过了头,勉强一笑,“你长得好看,难免多看了一眼。”




“是吗?难道不是因为我和您夫人长得相似?”




“呵呵,仔细看其实不太像。”千玺有时候像只小狐狸,就算是勾人也透着些可爱,而眼前的俊秀青年倒像只老狐狸,要魅惑众生还不算,稍不留神还能被他吃了,简直是钟璃的影分身......想到这里王俊凯心里一阵不快,正想草草几句离开。




“是吗,邬童也这么说。”




“你认识邬童?!”王俊凯讶异地抬起头来,下意识地寻了寻邬童的影子。




“我是他上司。”王俊凯听完笑得诡异,慢慢道了一句:“你们……”




“我在追他,他却不接受我。”




“呵呵,你去变个性,他说不定就接受了。”




“真的假的……”这个时候王俊凯的手机突然响了,王俊凯拿出来一瞧,是一串陌生的电话号码。王俊凯犹豫片刻,抬起眼说去接电话便径直离开了,对面尹柯望着王俊凯离开的背影冷冷撇起嘴:“什么德行。”






“你在哪里了?几时回家?”




王母的背景里有强烈的沙沙声,也不知道是在西欧哪个村落吹西北风,还生怕王俊凯听不到,扯着大嗓门就开始对儿子一阵大剌剌嚷着。




“快了也就这一两天。”




“你还有没有良心……”对面王母的声音又开始嘈杂不清了,王俊凯却在其中听到了千玺的名字,神经立即紧绷了起来。




“千玺怎么了?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说千玺回他爸爸妈妈那边了,你早点回国接他回来。”




“他回去干嘛?”




“心里委屈呗……离婚这事儿你一定要好好劝劝,那件事也算个意外了,你要理解知道么。”




“离婚!?”冷清的楼道里王俊凯的嗓门骤然便大了起来,“谁说的离婚?谁说的?!”




“千玺说要离婚,你爸爸没告诉你?”




王俊凯此刻咬牙切齿,道了一句“没有”。待王母把事情的一切都跟王俊凯交代清楚了,王俊凯下一秒挂了电话就差抄起一把40米的大刀朝王父杀过去。就算眼前还围着两三陌生人,王俊凯剥开人群单刀直入:“千玺的事儿你怎么你跟我说!?”




“你发什么神经!?”明眼人看着气氛不对,自动摈退了几步兀自聊着,无奈王俊凯依旧不给面子,他就是要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开闹。




“是不是要等千玺离完婚了你再告诉我!?你还安排钟璃和我一起出国,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思你说清楚!”




“王俊凯注意你在和谁说话!,”王父看着自己儿子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跟他大呼小叫,最后以一句质问结尾,这让他煞是意外,连生气都来不及,“发生这种事情错的难道不是千玺?你还向着他说话,你知道他丢的不止王家的脸,还有他们自己易家的脸!就算他们家不提离婚,我们也会提的,你舅舅说要把小凯利带走和我们一起住,说跟这样的爸爸在一起会有不良影响……”




“关他们屁事!!!”王俊凯彻底怒了,听父亲多说一句话他的怒气就每多十分,直到彻底听不下去,反驳的声音响彻云霄,“我和千玺在一起,怎么生活,关他们屁事!!他们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我这次出国你还特意叫钟璃来解我的闷是不是!?你就从来都没有尊重过千玺!!”




“难道你有尊重过千玺,尊重过你们的婚姻!?装给谁看呢?!你以为我睁眼瞎不知道你们五年是怎么过的!?你现在到底在激动什么,王俊凯你有本事再跟我嚷一句!?你试试!”




“我现在就回国,接千玺回家。”




“王俊凯你敢动一步我就没你这个儿子,给我从王家滚出去!”可王俊凯只是稍微停了脚步,默默地,冷冷回头。




“您随意。”










王俊凯回了酒店,火速准备东西,重新推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钟璃守在门口,人气到极致的时候反而会变得异常冷静,王俊凯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带着狠劲,冷冷道:“视频你弄得是不是?”




“不是。”




钟璃否认。




“那就让开。”王俊凯正欲先行,钟璃却在身后轻轻道了一句:“你为了千玺竟然这么跟伯父对抗,他刚说要罢免你,你不在乎?”王俊凯连头也不回,说话甚至带着一种自我掌控的轻蔑,那是他向来的自信和嚣张跋扈。




“他不会的,除了我他还能选谁。那是他的气话。”




钟璃向着王俊凯的背影,第一次觉得如此无力。“王俊凯,我不甘心。”




“......你可以继续待在公司,也可以辞职,那天我说的话只是吓唬你,你想走,任何时候都可以离开。”




看着王俊凯消失在走廊尽头转角,钟璃苦笑,他宁愿王俊凯不是吓唬自己,只要他足够绝情,钟璃才能鼓起勇气远离他,甚至恨他,发誓一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他,而不像此刻,他的境地,来迟一步,还是来早一步,结果都已经再没有什么不同,他的爱情来的明明比那个易烊千玺早,却还是迟了,钟璃其实心里明白,已经无关时间追赶,因为不知在什么时候,或许在一个很遥远的过去,他和王俊凯便注定再无可能,错不在任何一个人,只是他这条爱情的细线本来就短,早就不留痕迹地烧完了,化成了白烟消失不见,钟璃此刻看着眼前一片虚无,告诉自己,该放过了。












当王俊凯驱车已经赶到易宅门外的时候易言均还在内室喝茶,管家通报的时候他意外地挑挑眉:“你说就他一个人来?”




“嗯,就他一个人。”




“一个人来作什么?谈离婚?”易言均又抿了一口,幽幽道,“叫他人齐了再跟我们谈,还有,谁让他私自来我家宅的?我有说是在这儿谈吗?”




不出五分钟,易言均直接看到的是王俊凯本人,站在他的正前方,眼色冷峻,看起来风尘仆仆,脸上不知是油是汗,透着些疲累,暗沉的一张脸上头发也是干瘪瘪地随意耷拉着,虽然略显狼狈,但双眼专注有神,一字一句:“伯父好,我找千玺。”




王俊凯不管不顾地私自闯进来本就惹得易父一阵不悦,再加上这一身未打理体面的随意面貌,易言均此刻连眼皮都懒得抬高一下,慢悠悠道:“我不是叫你先回去吗,你一个人来算怎么回事?他们在哪儿?”




“对不起,”王俊凯抿抿唇,王俊凯掐指一算这是第二次来易家,对易家的印象还停留在五年前他和千玺第一次结婚时的探访,那时候易宅也是很热闹的,传统大气的楼阁和古意盎然的景致,因为联姻而装扮得更加喜庆,却也是透着沉静似的喜悦,不料当它卸下装饰四下无人时,原来还挺吓唬人的,还是说这就是易宅本来的面貌,再加上眼前易伯父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王俊凯揪着一颗心,继续说了下去,“我着急接千玺回家,他现在在哪?”




“接他回家?他以后只有这个家,那就是易家。”




“我不会同意离婚的,千玺也不会同意的。”




“你们王家其他人可不是这个态度啊。”




“我和千玺的事儿轮不到其他人来管,他们也管不着。”




易言均认真瞧了他一眼,观察良久:“怎么,你家缺钱啊?”




“不是。”




易言均笑得淡淡,尽量让自己说话客气:“这样吧,过些日子我们两家约个时间好好谈一谈,你一个人过来也解决不了任何事情,我等会还有事儿要安排,你就先回吧。”




很明显王俊凯对易伯父的逐客令并不服从,他一路开车过来本来心里就急,他妈妈更急,说易伯父不是个好惹的让他冷静冷静,现在父母都在国外,别单枪匹马去人家家里闹,王俊凯哪能听得进去,他现在只想见到千玺,于是秉着四海八荒皆他妈的架势冷冷说了一句:“我今天一定要见到千玺,我自己去找他!”易言均不可抑制地瞪大眼睛就看着王俊凯迈着大长腿出去了,满脸的不可置信写在脸上。眼看王俊凯一路叫着千玺的名字一路顺着高阁急走到另一栋侧翼,正好看到出来的王母,王母着实吓了一跳。




“小凯你怎么来了?”


“伯母我找千玺,我就见他一面说几句话……”


“他生病了…”




“他怎么了!?”王俊凯的声音马上被背后赶来的易父一句气急败坏覆盖过去了。




“王俊凯你以为溜你家呢!?我让你先回你听不到!?”




“千玺怎么了?是不是胃又疼?”王俊凯置若罔闻身后的易伯父,看到伯母就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开始拼命解释,“千玺说要和我离婚,是真的吗?我不会和他离婚的!你让我见他一面,就一面,我和他说几句话,就几句!!”




“他……”易伯母为难地看了易伯父一眼,才无奈缓缓道,“小凯你还是先回吧,千玺生病在睡觉,现在也是不能和你说话……”




“生什么病?严不严重?他着凉了?还是又发情了?”发情这个字眼一出来,易言均瞬间为王俊凯的口无遮拦愤怒到了极点。他这老一辈的人听不得这样的字眼,而且还用在了自己儿子的身上。




“臭小子你再乱说一句我打断你的腿!!现在,马上给我滚出去,听见没?你父母没时间管教你,我来管!别以为我不敢动手!!”




王俊凯深吸一口气,回头朝着易言均的方向走了过来,易父翘首以盼,终于能揍这个狂妄的小子一回了,不料王俊凯竟意外没有正面和他硬杠,而是盯着他的眼睛,接着慢慢弯下身子,双膝跪地,深深低下了头,双手伏在膝盖上,随之紧绷的西装凸显他优美坚实的背部线条,这幅瞬间谦卑的模样让易言均大跌眼镜,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句带狠的话来,静静看着王俊凯又演的哪出戏。




“拜托伯父,我就看千玺一眼,跟他说几句话,我是他丈夫,难道连见他一面也不可以?”




易父还在懵逼之间,易母见状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小凯你现在别急,我们不是不想让你见烊烊,只是烊烊现在需要好好休息,昨天半夜他在祠堂罚跪着了凉晕倒了,到现在一直还在昏睡,你过来跟他说什么也是说不清楚的,你放心,我一直在照顾他,他醒了我就叫你过来看他好不好,你们再好好谈一谈行不行?”




“罚跪?为什么要罚跪?”王俊凯微微抬起了头,双眼睁得大大的不由自主地看了头顶易言均一眼。




“犯错了难道不该罚?他这次给我易家丢了这么大的脸,我这惩罚还算轻的。”




下一秒王俊凯“咻”地一下直起了腿站起来和易言均狠狠对视,剑拔弩张一声吼:“千玺本来胃就不好,你还要他罚跪!?你眼睛瞎了看不出他气色那么差!??”身边的易母也同样瞪着自己的丈夫,就差说一句“就是就是”。




“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我们家的事儿轮得到你一个外人管?千玺又不是女孩子家家的你想让我多疼他!?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




“他没错!是我的错!是我跟外头的人纠缠不清千玺心情不好才会去那里玩!你要罚就来罚我啊!”




“好小子!!爽快!给我拿根棍子来,快!我非替你父母好好教训你这孙子不可!”身边两三围观的叔叔也是不怕事儿的,麻溜儿的就递上去一根铁棒子,易言均接过瞬间扬起手就要往王俊凯身上打下去,眼看王俊凯站得笔挺就这么淡定地等待迎头一击,在场唯一一个理智的人,易母赶紧扑了过去拦在了中间大叫:“你们俩都疯啦!易言均你还真打啊!伤了人王家那边你要怎么解释!?”




“解释个屁!他们自己儿子什么德行应该最清楚不过了,肯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现在闹到我们家来了就得做好这个觉悟,易家是他想闹就能闹的!?我现在非要给他个教训不可!!”




“你快回吧,他真打得去手!烊烊精神好了我一定通知你!”




王母回头赶紧让王俊凯撤,另一边张开手扶着易父激动扬起的手臂拼命阻拦。




“你敢通知!?我跟你说你别想再见到千玺!不可能!一辈子我都不让你见他!”易言均抡着棍子朝着王俊凯的方向威胁,接着棍子指着周围的几个人继续凶巴巴:“你们楞在那儿干嘛?!把他给我拖出去!他要再撒泼给我狠狠打!别给我留情!这话是我说的,你们放心动手!!”话音刚落以前给千玺留下童年阴影的黑脸叔叔们一个个都走上前,作势就要架着王俊凯出去,王俊凯脸色铁青,看了易母一眼。“伯母我改天再来,我一定要见到千玺,接他回家。”王俊凯转身之前抬起头望了一眼易宅高高的楼阁,千玺一定在里面的某个房间里,这一刻他心里憋着好大的气,明明到了易家却还是见不到他,只能无可奈何地转身离开。易母望着王俊凯见千玺而不得的背影,失魂落魄,而又狼狈不堪,这还是她在五年之前见到的那个不可一世意气风发的王俊凯吗。易言均此刻也没了言语,保持着冷峻的脸色,看着易母的时候易母又剜了他一眼,不理不睬地便转身离开了。








LOFTER总是封我的文,我缩了一大段在中间,木有办法,看看能不能发出去 = =






重新回家的那一天千玺发现后院重新做了规整,一大片红白相间的玫瑰迷了千玺的眼。“喜欢吗?我给你种的。”




“喜欢。”王俊凯从后面抱住千玺,呼吸埋在千玺脖间。


“知道你爱这个,我也觉得最配你了……”


“你会种一辈子吗?”


“怎么不呢?我要是哪天不在了,还有这些花儿陪着你呢。”


“瞎说什么呢你。”




“我可不瞎说,以后我们老了谁要是落了单,我看见这花儿就会想起你,你看见这花也会想起我,这叫爱的供养……”




千玺噗嗤一笑,伸出小拳拳锤王俊凯胸口。








元宵节的时候两家又聚了一次,吃罢饭去了外头的花灯园游会,王俊凯把小凯利打发给了自己妈妈,拉着千玺的手就脱离了家庭的大队伍,天气冷,王俊凯拉着千玺的手放进自己口袋里,小道上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花灯在夜晚亮起一盏一盏,仿佛延伸到街尾看不见尽头,眼前走马观花般,明灭摇曳的斑斓颜色映在两人的脸上,猜灯谜的时候王俊凯猜一次错一次,最后向千玺求助,千玺轻松解答成功,赢了一只小羊花灯。




“等我,我去换奖品。”千玺点了点头。待王俊凯回来的时候,却在热闹穿梭的人流里不见了千玺的影子,王俊凯上前拨开人群,一圈圈簇拥的明亮花灯困惑了王俊凯的眼睛,蓦然回首,千玺坐在不远岔道上的长椅上,路灯太过暗淡,头顶树梢的一片阴影还是遮下了他半个身子,王俊凯还是一眼发觉了,虽然远远看过去看不清千玺的任何表情,但是他知道千玺正朝着他笑,笑他正暴露在一片灯火通明里茫然地寻着他的影子,王俊凯走过去拿起小羊花灯照亮了千玺的脸。




“你怎么坐这儿了,害我一顿找。”




“看你这个傻子几时找得到我……”千玺接过小羊的花灯仔细瞧了瞧,“那边好吵,我喜欢这儿,安静。”




“嗯,适合做一些特别一点的事情……啊!你怎么又锤我胸口。”




“天天没个正经。”




王俊凯瞬间正经脸:“千玺,看着我,这是我最正经的时刻。”




千玺一脸你想怎样的表情面对着他,把花灯放在两人中间。此刻安静地连不远处的繁华喧嚣也褪去了欢快的颜色,好似变成了沉静苍白的宣纸中的一幅画。




王俊凯起身,突然半跪在千玺面前。千玺瞪着大大的眼睛拿花灯照向前方的王俊凯,视线朝着他半跪的地方慢慢向上抬高:“你这是.......”




“别说话。”




千玺听话地闭了嘴,看见王俊凯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深红色雕刻精致的小盒子。下一刻王俊凯便单指扣开了它,即使是在此刻暗淡的光线下,千玺都能看到眼前这枚戒指在小心翼翼地熠熠生辉,就如同面前王俊凯小心翼翼的心意一般,眼里蕴藏的真诚教千玺看得都有点儿想哭了。




“我给你戴上?”


“啊?”千玺看起来并不买账,“你是不是漏掉了哪句话?”


“哪句?”


“拿出戒指来要说的那句!!”




王俊凯低下眉眼,随即马上又抬起了头,对上千玺一双已经水润的眸子。




“千玺,我爱你,不论生老病死,不论贫富苦乐,我们都要在一起,让我照顾你一辈子,好不好?”




千玺的眼睛已经是红红的,在王俊凯说完最后一句好不好的时候千玺只是不停地点头。抿紧双唇,看着王俊凯捏紧了自己的手,把戒指套到了无名指上。两人相视一笑,千玺拿起另外一只戒指,正要给王俊凯戴上,却注意到了指环内侧还刻了一行字。




......K & J   together .  forever。




“好不好?”




王俊凯咧开嘴笑了,千玺一开始并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给王俊凯戴上了戒指,接着捧起他的脸在唇上亲吻。




“好。”




一吻结束,千玺如是说。由此,一句不离不弃,时限为天长地久的誓言,短促而又坚定地应答了。








END




终于完啦~是不是要撒花啦。哎,阑珊本来呢是秉着玛丽苏的欢脱方向写的,不料我写着写着也认真了,一下就写了那么多章了呢,希望大家enjoy。番外呢也会有的。但是不定时,所以就别催了。阑珊先让它完美而沉静地结束呗。我从不写BE,你们说是不是哈哈哈哈。




额还有以前的筒子问我为什么春秋的还有恋爱十步的还有阑珊的都找不到了。我之前有说我整理一下统一发在不老歌,所以现在是整理地差不多了。有啥链接的疑问直接戳这儿。被屏蔽的文应该都在里面 = =




我在这儿呢~




谢谢支持。









评论

热度(719)